2020年初得知王昭英姊妹於1月11日在汶萊辭世,為之震驚。我和昭英並無深交,僅在世華作協及亞華作協的會議中,有過幾面之緣,卻留下深刻的印象。她和夫婿劉華源律師總是出雙入對,笑容滿面,周旋於文友間,親切和善,人緣極好。

2017年春,我發出2018年會員文選 [我在我城]徵稿啟事後,7月 26日收到昭英的文稿〈何處是兒家〉,她並在電郵中表示,要像往年一樣捐款贊助雙年會。

姚嘉為副會長: 您好!傳上拙文「何處是兒家」,請查收。

像往年一樣,我既不能為我會年會效力,只能出點錢表心意。請給我財政的名字,地址及銀行的有關資料以便匯款。事事顺利 !

汶莱王昭英敬上  

她做事很有效率, 不久後,我們就收到她匯來的捐款500 元美金,想到她持續贊助歷屆雙年會,這種慷慨無私的奉獻精神,真是令人感佩! 

在〈何處是兒家〉一文中,昭英以生動流暢的文筆,娓娓道來一生的軌跡,我得以進一步認識她。

在新加坡出生,有新加坡國籍,在砂勞越成長,中小學受華文教育,新加坡南洋大學中文系畢業,中文根柢深厚。但因為是華校生,大學學位不被承認,只好與丈夫遠赴倫敦留學。學成後,回到丈夫的家鄉汶萊定居,居住大半生,始終未能入籍為當地公民。一家四口國籍不同,不知「何處是兒家」,讀之感慨萬千。文章結尾,以中華文化為文化故鄉,不再失落,令人鼓舞,在此列出,與姊妹們共勉:  http://www.ocwwa.org/index.php/work-publish2/write-in-other-town

「中華文化是我們的精神家園,是我們的文化故鄉,緊守家園,擁抱故鄉,不管立足在地球的那一方,我們都不會失落。」 

  昭英,祝願你在天家永享安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