消息來得太突然,得知昭英姐已遠去,淚流難收,斯人已去,留下無限感概,再也看不見她的身影,她留下了文字,但她的人卻已經謝幕,希望昭英姐在另一個世界一路走好。

回想起這幾年我們見面的場景歷歷在目,也算有緣,幾次去亞洲開文學會議,總見到這位風度氣質特佳的女士,永遠帶著儒雅的微笑,安靜地聆聽,看到名牌上的名字王昭英,馬上想到是我們海外女作家會員裡唯一汶萊會員,是菲律賓文友林婷婷介紹入會的,上前和她相認。有相見恨晚的感覺,我們感恩在美好的年華,邂逅了美麗的文學,感謝文字的力量,讓我們相遇相知。後來又在上海的年會上見面,格外親切,承蒙她送我一本新作,<雙飛集>是與先生劉華源律師合著的,仔細拜讀,很喜歡這本書。

昭英姐和先生都是福建人,南洋大學的校友,後來又一起到英國去留學,畢業後先生到汶萊當開業律師,又投資石油業及天然氣工程,在事業有成之後熱心公益,支持中文教育和同鄉會不遺餘力,又和太太婦唱閱讀、習字、寫作、旅遊、著書、藝術鑑賞,鶼鰈情深一起出席文學會議,是令人羨慕的神仙眷侶,在福建的會議裡數次和他們同桌,很體會到這對夫婦的風趣幽默溫文儒雅,另一份親切來自許多小金門的同鄉,都去汶萊發展,而我父親二十來歲時,曾任小金門第一任地方自治的父母官。

中文系科班出身的她,古典文學功底深厚,她的愛和才華,青春和生命,都獻給了她鍾愛的文學。但她不譁眾取寵,不故作驚人之筆,樸素之中見純真,散文中充溢著一種清純,像小溪流水一樣的,帶給人們一片清新的世界,為人為文真誠無偽。毫無矯飾的誠懇,話語溫和,個性熱情親切,總是為別人多想一步。這便是昭英姐的風格,她寫雲南園的日子令人嚮往,可以看到一個愛好文藝青年的成長過程,一步一腳印,在任何情況下都緊緊地握著手中的筆,在乎的是追求文學的理想和薪火相傳的心願。由文化談到鄉愁,許多事在她筆下為娓娓道來,有極高的可讀性,信手拈來,皆成佳作,我愛讀她的旅遊文章,知性感性兼俱,誠如她所說的青山不老綠水長流。她寫對家國鄉裏親人的感情自然、清麗、簡練,如行雲流水,沒有矯揉造作,沒有心機,坦坦蕩蕩,親切熱忱,用淡淡的字句表達最深遠的意境,只因為那淡淡的字句是經由她濃濃的感情錘鍊而成。

昭英姐出錢出力服務僑社,經常為文藝社團作義工編刊物做選集,她文人相重的觀念,一再肯定汶萊作家的努力,期待著:「汶萊華文文學這條小溪,匯流入世界華文的大海洋」。言為心聲,一個寫作的人,如果沒有恬淡,自然,樂觀和曠達的心胸,如何能有像她如此行雲流水的佳作,其文體將形成當地獨特的傳統。她所寫的文字,將會永遠留在我們心中,能感受到文中真誠的魅力,表達清澈簡潔的功力,對生命的禮贊、對人與人之間情感的描述,深入生活無愧於時代的文藝創造。在文學創作和汶萊文藝圈培育新人方面做了很多意義深遠的工作,她對汶萊文學的貢獻,早已寫進汶萊文學史,歷任汶萊中華文藝聯合會顧問,汶萊華文作家協會顧問,世界華文作家交流協會顧問,亞細安華文文藝營顧門,亞洲華文作家協會基金會董事等職務。

每次見面她都會為我帶上一些禮物,高雅圍巾別針等,我也回贈她喜歡的小小心意。在上海開會期間,當地的東方電視台來訪問錄影,我趕快介紹這位風度雍容的作家上鏡,果然她態度從容講話得體扮相甜美,讓人留下深刻的印象,往後這位認真的作家有更多的創作問世,帶給喜歡她的讀者一場場的文字饗宴。

昭英姐和先生每次坐車開會就喜歡坐我旁邊,說是我的紛絲,喜歡聽我講笑話,不論我講什麼笑話,他們總是第一個笑,笑得最大聲,算是領悟力特別高,還是特別捧我的場?我們在一起總有說不完的話題,聽不完的笑聲,看他們夫婦笑得開懷,讓我想到內心多麼純淨的人,才能保持一雙童稚般期待的眼神與歡笑。

因為幾次相談甚歡成為遠距離的好友,總期待下一次的相會。我主持2008年女作家年會時,她寄來美金一千元贊助,受她感動,我自己也捐了美金五千元贊助會議。開會的事非常繁瑣忙碌,她來信說年會後請我去汶萊玩,讓我住最豪華的皇宮旅館,那時實在太忙走不開,沒能去,一直以為還有幾會,如今卻成了最大的遺憾。她告訴我,後面的幾屆會長,循著我那屆的捐款名單,去向她募款,我感謝她,希望她繼續支持,她回說在女作家裡有我這樣的朋友,當然樂意繼續支持,讓我十分開心,如今只有緬懷這位為海外女作家默默做出貢獻的作者。

昭英姐和先生鶼鰈情深,常常和我提起她擔心先生的健康問題,世事無常,命運弄人,如今希望劉先生節哀多保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