冼錦燕:王昭英人品好,又溫順!難得的好朋友!我在文萊都是昭英她和她的丈夫帶我去玩的。

簡學舜:驚悉王昭英文友訃告。致上深深哀悼。願她安息一路好走。

雲霞:我負責財務時,收到的第一筆捐款就是昭英姐捐的500元。她每次年會持續捐款,愛心感人。乍聞不幸,十分不捨。如今息了塵勞,祝她一路好走!

郁乃:有的人,離世走了,卻留下暖意萬千,讓人哀思綿綿。王昭英女士便是這樣文學女人。幾次筆會上相遇,和她雖無深交,卻印象深刻。她的言行舉止,溫和淑雅,教養極好。曾短言相問,她說歡迎我去旅遊,我也歡迎她來東京。雖數言而盡,但我知她是個誠實的人。相由心生,她的面相和善,是個單純熱愛文學的女人。淡淡清香,靜靜細開,如花的文學女人,王昭英。好人一路好走,往生天堂,歸安!

張純瑛:她對女作協的關愛毫無私心,令人感動。唯一見到昭英出席雙年會,是廈大那次,她沒有參加會後遊。和她在會議期間短暫聊過,感覺上她非常親切溫暖,毫無驕氣。我們都會永遠懷念這樣一位好人。

麥勝梅:最後一次見到昭英姐,是在2016年的世華年會上,記得昭英她對我說過,當時她的夫婿劉先生剛剛大病初癒,看得出來她當時的心情,既疲倦又又是欣慰劉先生逃過一劫,我萬萬沒想到,今天傳來她去世的消息,十分不捨!

陳玉琳:我不認識昭英姐,但四年前擔任副秘書長時,認識她贊助大會的義行,很是感動,如今聽聞此不幸非常難過!願昭英姐安息!

周典樂:我沒有見過昭英,四年前做財務長時,她主動聯絡我捐款$ 500給我們女作協,因此跟她有電子郵件接觸。我深深感覺到她為人的體貼,熱情與善良。昨晚初聞惡耗,難過得飯都吃不下。昭英姐,願妳安息,一路好走!

洪玉芬:昭英姐我不熟,但是2015去汶萊遇見過,人和善,乍聞惡耗,很是震驚。汶萊,小金門人移民的大本營,所以一聽汶萊就很有感覺⋯可能高粱酒,得撫慰人心,悲喜就讓時間長河,去包容一切。

顧月華:我跟王昭英沒有深交,但在年會上見過幾次,覺得她溫文多禮謙恭善良,印像極好,平時很少聽到她消息,忽傳噩耗,悲痛莫名。昭英走好,願她安息!

杜麗玉:願王昭英文友,好人好走,生死兩相安。

白舒榮:王昭英(一凡)友安息。難忘在文萊等東南亞數國相聚及協助沙嶗越之行。

譚綠屏:王昭英姐姐在我記憶中永存!

林婷婷:昭英是我較早認識的一位東南亞文友,沒想到這麼早走了。

爱薇: 王昭英文友是个温婉而经常脸带笑意,平易近人的女性。我们都是来自东南亚,她住汶莱,我住西马的吉隆坡,平常交集的机会是不多,但是,一旦出席海外女作家年会见面时,我们总是有谈不完的话题,特别是新马文坛近况和信息。如今,斯人已矣,但我们可以从其作品去缅怀这位耕耘不辍的作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