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刻,我看着窗外懸掛空中的月亮,淚水幾次模糊了視線。前日才送別了一位德高望重的演藝界藝術家,脆弱的心在疫情三年裏還是沒有學會咬緊牙關。當晚,因不明微信上健談活躍的吳玲瑤何以多日隱身不見,我忍不住問了一位與她關係密切的文友,不料晴天霹靂,友人淚告玲瑤已於7月15日逝世。震驚之餘又是一整夜輾轉難眠,幾度哀傷,不禁嘆惋這生離死別,正如小林一茶的俳句:「露の世は露の世ながらさりながら」(譯:我知道這世界,本如露水般短暫,然而,然而……)。

以笑裏藏“道”而聞名遐邇的北美作家吳玲瑤,是一位性格開朗活潑,筆耕不輟的勤奮作家。我與她相識是在2006年海外女作家協會在復旦大學召開的雙年會上。那次大會很成功,得到了復旦中文系、解放日報和上海婦協的大力協助。創會元老吳玲瑤和陳若曦、周芬娜、趙淑俠、曹又方、簡宛等歷屆會長坐在一起,我爲她們拍下了紀念照,象徵着海外華文女作家協會發展史的一個里程碑。

5 悼念幽默作家吳玲瑤by日本華純

2006年在上海,海外女作協創會元老吳玲瑤和歷屆會長陳若曦、周芬娜、趙淑俠、曹又方、簡宛(由左自右)合影

從此我一次次地在各種會議活動中不斷聽到她爽朗風趣的話語,每次總是令我捧腹大笑,然而笑過之後不得不佩服她獨具慧心慧眼,暗藏玄機。例如她講過一個例子:中國旅館貼有“請勿打罵顧客“,那看了還敢住嗎?某校門口張貼“熱烈歡迎人大代表來我校明查暗訪”,這嚇唬誰呢?聽了不覺莞爾。以至於後來有一位臺大退休教授告訴我有人專門漂洋過海遠道而來,只爲聽名嘴吳玲瑤的幽默講座,我也不覺得很意外了。記得那次講座的題目是《明天會更老》,被人稱作是笑裏藏道,妙語如珠,點石成金。笑話一個個出籠,讓臺下的許多老人開懷大笑。雖然她說的都是身邊瑣事,卻讓人悟出小事情裏有大道理。吳玲瑤在幽默寫作中解說,人生苦短,需要更多的歡笑來為世界添色彩,我們不要笑裡藏刀,期待的是有啟發性的笑裡藏道。不喜歡病態的笑,要的是積極樂觀發自內心的笑,看開了悟豁達的笑。

說句實話,我原本都是聽過就忘,後來被她一本本的暢銷書打動,知道出版社和許多讀者肯定了她執着於幽默文學的價值。現今談文論藝,怎能少得了這一種精神潤滑劑。在文學家的筆下,不能總是話題很嚴肅很深刻吧。我對她有了很多的敬意,前年日本華文女作家協會組織一場線下文學講座,我還特地邀請張鳳會長和玲瑤來助陣。在我們的私信往來上,玲瑤一如她的性格,說的都是讓我開心的事。不斷髮來她發表的文章。這樣一個樂觀開朗的陽光女性,怎麼突然說走就走了呢?我和許多人至今都難以接受這個事實,希望以一個追思緬懷的告別方式,送她上路,祈禱冥福安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