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五年前,寄了書去申請加入海外華文女作家恊會,評審之一的吳玲瑤寫了一封信歡迎我的加入,並邀請我參加第10屆、在拉斯維加斯舉辦的海外華文女作家雙年會。見面之後,覺得她文如其人,説和作品一樣幽默風趣。她聽説我當時任聖地牙哥藝術文化協會會長,很阿莎力的說可以來聖地牙哥演講,我回去後徵得理事們的同意,於是在翌年一個秋高氣爽的週末,迎來玲瑤。

那次演講盛況空前,我小看了玲瑤的號召力,本來商借當地圖書館的演講廳,大約可容納100人左右,沒想到遠遠近近她的粉絲來了近130人,我們只得把圖書館後面天井打開,搬了許多臨時椅子,先生回家拆下家中音響的兩個喇叭,安置在天井後面,這才擺平了所有來賓。玲瑤很開心,直説聖地牙哥的演講令她難忘。由於經費有限,會後安排玲瑤住在我們家,彼此才有了較深刻的交流。

感覺她是一位很開心幸福的人,母親高齡健在,先生事業有成,兒子工作的公司上市,媳婦孝順,孫子聰明可愛,她講了一個孫子的故事,我至今難忘。她說孫子去參加中文學校演講比賽,題目是假如我有一個願望,他的孫子說假如我有一個願望,那個願望就是還要再有一個願望。大意如此,好像還得了第一名。

有一年我去灣區參加朋友孩子婚禮,朋友和玲瑤家住得很近,她帶了水果去朋友家看我,中午並邀請輔仁學妹胡為美做陪請我吃了一頓日式午餐。晚上朋友做東請吃法國菜,也順便邀了玲瑤,來來往往,友誼就這樣建立了起來。

第14屆海外女作家雙年會,是在溫哥華到聖地牙哥的郵輪上舉行,那時我正好擔任聖地牙哥婦女聯盟會長,藉著地利之便,便邀請了吳玲瑤、張純瑛這兩位文壇大款,在郵輪下船之後為聖地牙哥的朋友們做一塲演講。那次演講當然也是盛況空前,掌聲不絕。我只覺得自己好幸運,何德何能,有兩位文友如此鼎力相助支持。

玲瑤是海內外頗負盛名的大作家,我不便常常打擾她,倒是她沒有什麼架子,偶爾會打個電話來聊天。她的見多識廣,文藝圈中知道不少趣事軼事,多數時候她講我聽,嘻嘻哈哈一番,聽完有時忘了,有時她再提及,讓我溫故知新一番。

去年先生去逝,令我傷痛欲絕萬念俱灰,有大半年沒有與外界往來,而且常常在旅行中。七月底在北極圈,突然意外接到玲瑤去世消息,感覺上是那麼的不真實,想想她也許是在開玩笑,也許過幾天她又會笑嘻嘻地出現了,窗外北極的風寒讓我冰冷到了心底。直到回美以後,看到她先生及一些文友們的悼文,才不得不承認玲瑤真的已經離我們而去。

玲瑤有著豐富多彩多姿的人生,怎料命運迅雷不及掩耳的吹熄了她生命的火花。但對曾被照亮的其他人,他們的光環溫暖,還是會在我們視覺記憶裡留下無法磨滅的暈影。逝者已矣,生者如斯。玲瑤安息。

2016年雙年會旗袍之夜

2016年吳玲瑤、張純瑛聖地牙哥演講後餐聚

十五年前,寄了書去申請加入海外華文女作家恊會,評審之一的吳玲瑤寫了一封信歡迎我的加入,並邀請我參加第10屆、在拉斯維加斯舉辦的海外華文女作家雙年會。見面之後,覺得她文如其人,説和作品一樣幽默風趣。她聽説我當時任聖地牙哥藝術文化協會會長,很阿莎力的說可以來聖地牙哥演講,我回去後徵得理事們的同意,於是在翌年一個秋高氣爽的週末,迎來玲瑤。

那次演講盛況空前,我小看了玲瑤的號召力,本來商借當地圖書館的演講廳,大約可容納100人左右,沒想到遠遠近近她的粉絲來了近130人,我們只得把圖書館後面天井打開,搬了許多臨時椅子,先生回家拆下家中音響的兩個喇叭,安置在天井後面,這才擺平了所有來賓。玲瑤很開心,直説聖地牙哥的演講令她難忘。由於經費有限,會後安排玲瑤住在我們家,彼此才有了較深刻的交流。

感覺她是一位很開心幸福的人,母親高齡健在,先生事業有成,兒子工作的公司上市,媳婦孝順,孫子聰明可愛,她講了一個孫子的故事,我至今難忘。她說孫子去參加中文學校演講比賽,題目是假如我有一個願望,他的孫子說假如我有一個願望,那個願望就是還要再有一個願望。大意如此,好像還得了第一名。

有一年我去灣區參加朋友孩子婚禮,朋友和玲瑤家住得很近,她帶了水果去朋友家看我,中午並邀請輔仁學妹胡為美做陪請我吃了一頓日式午餐。晚上朋友做東請吃法國菜,也順便邀了玲瑤,來來往往,友誼就這樣建立了起來。

第14屆海外女作家雙年會,是在溫哥華到聖地牙哥的郵輪上舉行,那時我正好擔任聖地牙哥婦女聯盟會長,藉著地利之便,便邀請了吳玲瑤、張純瑛這兩位文壇大款,在郵輪下船之後為聖地牙哥的朋友們做一塲演講。那次演講當然也是盛況空前,掌聲不絕。我只覺得自己好幸運,何德何能,有兩位文友如此鼎力相助支持。

玲瑤是海內外頗負盛名的大作家,我不便常常打擾她,倒是她沒有什麼架子,偶爾會打個電話來聊天。她的見多識廣,文藝圈中知道不少趣事軼事,多數時候她講我聽,嘻嘻哈哈一番,聽完有時忘了,有時她再提及,讓我溫故知新一番。

去年先生去逝,令我傷痛欲絕萬念俱灰,有大半年沒有與外界往來,而且常常在旅行中。七月底在北極圈,突然意外接到玲瑤去世消息,感覺上是那麼的不真實,想想她也許是在開玩笑,也許過幾天她又會笑嘻嘻地出現了,窗外北極的風寒讓我冰冷到了心底。直到回美以後,看到她先生及一些文友們的悼文,才不得不承認玲瑤真的已經離我們而去。

玲瑤有著豐富多彩多姿的人生,怎料命運迅雷不及掩耳的吹熄了她生命的火花。但對曾被照亮的其他人,他們的光環溫暖,還是會在我們視覺記憶裡留下無法磨滅的暈影。逝者已矣,生者如斯。玲瑤安息。

 16 悼玲瑤by杜丹莉1

2016年雙年會旗袍之夜

 16 悼玲瑤by杜丹莉2

2016年吳玲瑤、張純瑛聖地牙哥演講後餐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