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遽爾離去,不告而別,讓人錯愕而震驚,更多的是不捨與惋惜。玲瑤走了,以一種我們未曾料及的退場方式。

先是在群組中有人問為什麼玲瑤好久沒音訊。她經常轉發自己在報章發表的作品,這個動作也乍然停止了近二個月。然後突然有人直接問我,聽說她走了? 不可能,一定是謠言,我完全認為不可置信。直到兩個月前,她還給過我電話,當時我沒接到,寫信息給她,她回覆說沒甚麼特別的事。因為瑣務繁多,我想稍清閒時再給她電話聊聊,沒想到後來卻得到由她夫婿陳漢平先生發佈的新聞,說她因病離世了。

縱已看到新聞,仍覺難以置信。她活力十足的陽光形象深植人心,除了她的文筆幽默機智,每次見到她,總是笑容可掬、容光煥發。多年不變的短髮造型與鏡片後的大眼睛,使她看來永遠神采奕奕。作為相識已有三十年的文友,她對我提到的唯一病痛是坐骨神經痛,但那是很多中年人都會遭遇的問題,我聽到後並不以為意。

吳玲瑤女士是我們北美華文作家協會創會副會長,也曾任海外華文女作家協會第十屆會長,並為北加州北一女校友會創會理事長。她著作等身,包括「明天會更老」、「美國孩子中國娘」、「女人的幽默」、「比佛利傳奇」、「幽默酷小子」、「生活麻辣燙」等56本書。身為女性作家,她以敏銳的觀察力,描寫海外華人生活的形形色色。更難能可貴的是她謔而不虐的文筆,總能引人在共鳴之餘會心一笑。她的作品也曾屢獲嘉獎,如海外華文著述首獎、中國文藝協會文藝獎章、林語堂幽默散文獎等等。

玲瑤文如其人,她處事俐落、性情直爽、說話明快。記得二十餘年前,第二屆女作家協會雙年會我被安排上台發言,那時我雖已寫作數年,但與文藝界接觸不多,在生疏的環境中面對許多前輩,雖感榮幸但內心實覺忐忑,悄悄向玲瑤訴說了不安之情。她鼓勵我說:“妳的文章好,演講也一定不會差的,要有自信!“她說這話的那份篤定讓我平靜下來。

以後每次面對廣大聽眾或來賓,心感惶恐時就總會想起玲瑤鼓舞的言辭。

玲瑤獨樹一格的幽默文章,闡述及開釋了許多人生中的大小問題,她也總是很熱情的與大家分享她的生活智慧,近幾年由於便捷的社交媒體,她經常會寄來發表的作品,見字如面,總認為她活得開懷自在、樂觀積極,從未想到她會因病以七十二歲之齡辭世,真是天不假年!

然而,她的文字早已被肯定,她的笑容將永遠被緬懷,玲瑤此生可謂不枉才情、不負歲月!

 20 懷念玲瑤by蓬丹1

劉詠平,吳玲瑤,蓬丹(右起)在洛杉磯文藝活動上相聚

 20 懷念玲瑤by蓬丹2

2003年(左起)吳玲瑤,田新彬,昆明姑娘,蓬丹,簡宛,喩麗清

應邀赴雲南采風合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