得知吳玲瑤於7月15日在美國矽谷辭世時,那已經是在兩星期之後了,然而這個消息對我來説,還是來得太突然了!太震撼了!我仍然不敢相信那是真的,她看來那麼樂觀健康,怎麼會忽然就走了呢?留下許多疑問纏繞在我心頭裡。

認識玲瑤,説來已有近三十年之久,我居在歐洲,她在美國,除了在世華、女作家或歐華作協舉辦文學大會時,大家可以聚一聚外,平時各忙各的很少聯繫。記得2006那年,我把一篇文章投給世界周刊,事後就忘記了這一回事。有一天我收到玲瑤寄來的信,信内附上一份剪報,剪報上面的文章竟然是我標題《尋幽探勝品楊州》的遊記,讓我高興了老半天,她在信裡説:「我今天打開報紙看到有妳的文章,便順手剪下寄給妳!」。

她的這麼一次「順手」,便讓我感激不盡,也把我們之間的距離從此拉近了許多,至今我還念念不忘。

人們在日常生活中,不斷學習攝取小小的愉悅感,進而取得大大的幸福與健康的人生。四年前玲瑤為我們女作家在網上建了一個交流群,我們每天都有談不完的話題,有看不完文友們的佳作,更有讓人忍不住莞爾一笑的快言快語。有時候文學姐妹也會在群裡談論自已的病痛,我也敞開心胸細訴自已的眼疾和骨痛等大小毛病,借此掩飾以往「已讀没回」的過錯,唯獨玲瑤很少談起她有何病痛,依稀記得,有一次她説:「我也有病呀」,可能是她聽太多我們的呻吟,覺得煩了吧?對啦,誰能完全沒病呢!於是我並没有把她的話放在心裡,打從入夏以來,我竟然沒有發覺她近日甚少互動,直至惡耗傳來,才發現在私函的通訊,早在三月二十日之後便中斷了。

一直相信,快樂的人是比較健康的,而傳播快樂的人更會吉星高照。印象中的玲瑤,在各個大小不同的座談會中,只要她一開口便是妙語如珠,聽眾總是不由期然逐顏開笑,仿佛喜從天降,她的座談會便是如此從沒有過冷場。

她的幽默形象使人聯想到前輩作家丹扉幽默自嘲的文風,丹扉是玲瑤心儀的女作家,有一年丹扉出訪美國,接受了玲瑤的熱情招待。丹扉從六十年代起幾乎每年都出版一書,她的作品計有「反舌集」、「婦人之見」等30多本專集,畢生用幽默的筆調刻劃人生百態。七十年代在海外崛起的吳玲瑤不但與前輩有異曲同工之妙,她的作品如《明天會更老》、《美國孩子中國娘》、《女人的幽默》、《生活麻辣燙》等56本書,不失為青出於藍之作。

丹扉於2022年7月14日過世,享年97歲;萬萬沒想到,2023年又一顆文壇巨星殞落,吳玲瑤於7月15日逝世,享年72歲,兩位傑出的女作家卻在先後一年安息了。她們的離去是文壇的大損失,然而我相信,她們的睿智和幽默仍會長久保存在廣大讀者心中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23/09/02

 24 又一顆文壇巨星殞落悼文友吳玲瑤by麥勝梅

(照片説明:吳玲瑤和麥勝梅於2011上海采風時合照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