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初,我是從文章裡認識任安蓀的,常在海內外各報章雜誌上讀到她的文章。第一次見面卻是多年後,溫哥華海外女作家年會上,她靜靜的坐在一旁,甜美親切的微笑淡淡綻開,說話輕聲細語,皮膚白哲五官細緻,溫文儒雅氣質出眾,看起來很年輕,給人留下美好的印象,短暫相逢,在彼此心靈深處點上溫暖的光

後來我們又有多次見面機會,最令我驚奇的是2009年六月,我接受婦女會之邀到芝加哥演講,她特地和先生從密西根開了兩個半小時的車來參加,從台上看她,依然年輕美麗,笑得開心笑得燦爛,她說這一趟芝城之行因為快樂因為幽默,覺得每一分鐘都很值得,我則深深為這份情誼所感動。

        恭喜她又將出新書,讓我先睹為快,讀她的書是一種享受,她不止於纖情婉約,善於經營小而美的作品,其中有回憶,有前瞻,從前的點滴,屬於過往遙遠的美麗與愁悵,藉由充滿感情之筆,款款鋪陳娓娓道來。身在異國,她能以宏觀的角度看世界,有著作家特有的敏感,能在於看似平淡、瑣碎的生活中,感知生命的律動,現實生活中一點也不稀奇的事,在她筆下化為精靈,一篇篇通達完整,結構井然,綻發出多樣化的層次,以準確的意象切入平凡的生活,自紛雜的日子中蒸馏出生命的吉光片羽,毫末之中見大千。

        浪漫的人寫詩,真誠的人寫散文,從文章裡可以看出她是一個溫柔的妻子,盡職快樂的母親,和教授先生一起愛護學生的師母,幸福感洋溢,如她篇章的命名:[以誠交心],待人接物她就是誠誠懇懇在繁忙的生活中,她攝影、她寫程式、她教書讀書,她更不能忘情於寫作,總是默默的寫著,一歩一歩踏實地寫著。寫作不僅舒解異鄉的孤寂,也滿足思親懷鄉之念,由一篇篇溫暖情真的文章,散葉開枝成為美麗的心靈風景。

這些年來也累積相當的知名度,她當選過台東女中傑出校友,著作回饋高中母校學妹當課外讀物,以助益寫作和增長對北美生活的見聞,開闊國際視野,為「國際觀」開啟了另一扇窗。東吳大學念書時也是用功乖巧的好學生,曾經得過斐陶斐榮譽學會的獎學金。中文系科班出生的她,不寫張牙舞爪炫耀博學多聞的理論,不用僻詞典故讓讀者的腦子糾葛,看到的不是文字堆砌出來的亭台樓閣,而是隨著文字散逸出來的感覺和餘韻,一如她恬淡靜好的散文,從風花雪月到身邊瑣事、心靈雜感、生活談片,寫台灣的陳年往事,兒時記趣,成長的痕跡、歲月的遺澤,都是我們共同的記憶。

城市往往因作家成了某種地標和象徵,安蓀出國後生活的城市比別人都多,從內布拉斯加林肯市,到加拿大蒙特婁,又到卡格力市,再回美國密西根州,看得多感懷深,她擅於比較中西文化的差異,[魚尾紋與烏鴉爪][眼看心思,東西有別][當西方遊學中國][中西人情味不同]都有詼諧有趣的見解。

她喜歡幽默,有點頑皮,處處尋找生活品味與樂趣,冬天在雪地裡走,像小頑童一樣,回顧自己的腳印,說是:[天地間一場,以靴代筆,以雪地為畫布,為我獨享的痛快。] [中文有此一說]中談家中ABC說中文的笑話,回憶糖廠兒時生活,特別難忘一位喜歡逗鬧小孩,滑稽幽默的鄰居。

親情與愛是永遠不會過時的主題,她擅長寫情,處處流露豐腴的溫情,夾議夾敘,清新淡雅,流暢雅潔。寫孩子回家過節,[每回歸巢的聚會,都是踏實的欣喜記憶,也讓親情的延續,因不斷相聚,分別,再聚而豐盛,讓回憶成為別後偶然飄上心頭的溫馨],幽默地寫孩子給她的鑽戒屬於珠寶店託管級,[早在二十多年前,他已為我戴上,永遠在心底閃亮生輝。戴上的是當時那份溫柔孺稚的心意,母親的心,含受子女的表白,總是很容易滿足的,至少,對我恆真。]寫回鄉看望高齡父親,相信[愛,是會流傳的,表達謝意的愛,也是可以代代傳承流轉的。]

安蓀以智慧溫馨之筆寫旅居海外的所見所聞遊子情懷,分享她的喜悅與哀愁,我在她文章中讀到平常中含蘊至理,在平淡裡有不平凡,清淡樸實中見出秀麗,忍不住要分享更多人